栏目导航
学院资讯
联系我们
一校区:美院点校区
二校区:长安南路校区(西安市长安南路58号)
幸运飞艇9
当前位置:主页 > 学院资讯 >
中国著名美术评论家对王福元作品点评(上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6-12

  大家可能对钱松岩早期的作品可能看得比较少,实际上他早期的作品对四王做了很好的临摹,他是在这样一个四王的基础上进行了一些变化,形成了钱松岩的钱松体。那么今天看王福元的山水画,在艺术创作的思想上,是受到了这样表现新的生活,新的山水画的影响。但他同时也注重,对于传统笔墨的发掘。就是王福元的笔意、墨晕及特有的笔墨技巧跳开了钱松岩的画路。

  王福元先生的作品总的感觉是题材和笔墨都很丰富,人物、山水花鸟可以说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尤其是人物画,80年代初,太湖人物写生,他采用不同的笔墨来表现。像人物画基本是写实的,但他的笔墨又有中国画传统的功力不是完全是按照素描的结构来画。这些人物画的基础可以说对他后来的山水画,特别是山水画当中的人物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虽然很小,但是人的基本结构,动态神态都画得非常好。像刚才王志纯提到的:同一题材,王福元经常采用不同的笔墨表现,他的人物画如80年代初70年代末,他基本上是延续新哲派人物画的传统或新金陵画派的传统,这是他独有的风格。再看他后来画的一些仕女也好、高僧也好都走向了一个写意的表现。所以他同一题材,同一个人物他可以表现不同。他的笔下有古代的人物、现代的人物、包括他也写白描人物、他画得很精准,就是说他有多种笔墨。他的山水画也有表现大山大水的,如画太行山等等,而且在表现大山大水的时候往往是一种泼墨颇彩。有的色彩结构很像赖少其的风格,用色也比较大胆,泼墨也比较大胆,但是大部分是他集中画的是江南的古村落,可能是从小生活在这里,而且又感到现在江南古村落在消失,有那种怀旧或者留恋的哀婉的乡愁。他想用笔墨把自然村落,至少是对江南村落的感情保留在自己的画面当中。所以在表现村落题材上可以说是用力最强,也最有成效。他这个乡村村落题材和苏州画家刘懋善、孙天良、扬名义他们画的不太一样,他们还是以苏州园林为基础的,尤其是孙天良画的山水基本都是苏州园林,刘懋善画的江南水乡和王福元的江南村落风格也不一样。刘懋善的江南山水可以说是一种园林化的村落、园林化的水乡。他保留着苏州园林人工加工的色彩风格。他的色彩和笔墨都带有很强的装饰趣味。王福元的江南村落题材更接近自然村落的原貌。所以你看王福元的江南山水画中的村落结构不是那么规整。虽然也有岱瓦白墙,但是不像一般画的苏州园林那么的严谨。而且他画的小桥流水也是那样,往往是布满了苍苔,不像他们画的那么光洁,他的画更显得古朴,有历史的沧桑感。还有他的书法和一般的江南水乡的书法也不一样。叶子基本上没有勾的都是点这种和散碎的这种。可能这个更显得荒凉一些和江南村落的景观更吻合。

  90年代以后,王福元主要转向了山水和花鸟画创作。在我们的展厅里面,看到他的花鸟画作品,有很深厚的功底,是和无锡这样一个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的地方可能还不完全一样。在释放传统的路线上,我看可能更多的是他接触海派的多一些,尤其是用笔的一些方法。在山水画方面,我觉得是王福元近30年的主攻对象。我们看到王福元表现大多江南人的生活捷径,包括江南人那种小桥流水和江南乡下人的野趣,他里面有一些生活气息,有一些时代的感受。但是从他的山水画里面还应特别强调他对中国山水画的创新。

  实际上我觉得王福元的花鸟画是很好的,他可以再多画一些,用花鸟画的笔意转到山水上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变化。我觉得王福元先生今天能在我们国家画院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是代表了江苏当代山水画发展的一种方向和面貌。

  虽然从题材和内容上不免那个时代的局限,也带有那个时代的色彩。但是从人物造型,以及墨晕的运用,尤其是在浙派行为上的笔墨语言技法追求上,可以说达到了一定的艺术高峰。这样一个艺术高峰,在当时江苏省的文化和全国当中,也是不多见的。

  80年代,王福元先生创作了一系列表现渔民生活形象的人物肖像,我觉得水平是非常高的,他对造型的准确性,对造型的认识,尤其是对人物神态的把握达到了当时最高水平。他把笔意墨晕,把江南人特有的对笔译的追求及那种洒脱的用笔很好地结合在了一起。

  从今天他的山水画来讲,第一个还是讲究意境,和我们看到当下很多山水画的形式并不一样。他是以意境为主,所以他画的这种山也好,水也好,小桥也好,总是能让人看了以后有意境,这点是非常不容易的。

  总的来说,我觉得王先生的心中有种情怀,这种情怀也体现在他的花鸟画当中。单从绘画技巧层面来讲他就是大家前面说的是一个多面手,所谓多面手就是人物、山水、花鸟、书法都在往前探索。

  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王福元的山水画在一定意义上,有他自己的个人意蕴。他和钱松岩画的江南山水并不完全一样。就像他自己所讲的一样,今天我们遭遇到现代文明的景观,就是现代社会对于乡村生活,民居生活的改变,是非常巨大的。

  王福元先生的中国画创作很注意元素运用,一般水墨画喜欢更多的墨色来蕴画,但是他把色和墨运用的很巧妙,从他创作系列江南老村落作品中可以看出,他用色大胆、用墨潇洒,用水自如。这些中国画创作元素巧妙运用不仅贴切表达王福元对江南故乡的怀念,更重要的是他用传统的笔墨和现代色彩的形式留存本世纪中国江南农村的一些场景。他到处在寻求,跑到江西婺园和浙江、江苏,陕南等乡下去画许多非常悠远的村落。他对江南的风景,笔墨,意趣,有独到见解。他笔下的南方水乡味道跟宋文治先生画江南水乡有相同之处又各有不同。他在这方面有新的探索和新的表现。我很重视他个人情感的表达,作品非常明显流露出怀旧心态。这种寻求故乡情韵的表露我觉得很成功,山东省美术培训课程学费。作为画家,充满一个生命力,又不断的探索,不断的发展。

  我看了王福元先生的画感觉他是从浙派过来的但又跟浙派不一样。我看了一些他的人物画基本是浙派的味道,但是也有所区别。我觉得他70年代的作品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度,所以感到非常的亲切。说到他的山水画我也感到非常亲切。因为我是画油出生的,那时候大学毕业以后,我也曾经有这样一种想法,就是随着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农村很多东西即将消失。所以我那时候有一个想法就是躲到农村去,画农村的人,画农村的风景。

  我认为那一组的人物肖像同样和他的《春雷震人寰》一样,是他人物画创作的一个高峰。这样的一个高峰在江苏省国画的发展历史上是有地位的。

  80年代的画家中,华士清也好、扬名义、刘懋善也好等等一些人实际上他们试图在新金陵画派笔墨体系中能够跳出来。但他们坚守的是新金陵画派这种思想,王福元同样的也不例外。

  那么第三个,可能在笔墨语言上,他是以洒脱,灵秀为自己的语言特征。因为在江苏,尤其是在苏州和无锡大家写书法的人比较多,而且书法的水平也很高。

  因为我们这个时代需要追求一种壮美的崇高的东西。江南这种文人的诗意、特别的幽静、恬淡及特有的超脱和境界可能和今天的这种时代气象不太完全相吻合。但是我觉得,正是在这样一种社会变革和艺术变革中,王福元能够守得住内心的平静,仍然从生活道路中求变化自己的风格,形成自己的艺术语言的面貌,我觉得这一点非常可贵。

  我们中国画强调写意,因为这是中国传统绘画表达世界的一种独有方式。但关键是写什么意?就是画家心中有没有意可写?从王福元先生作品来看,他是有人文情怀的,并且是一种发自内心对当下一种体验、一种思考、一种认识。他把这样的一些内心的东西,落实到他的作品之中。所以他的山水画有意。看了他的作品,我有感触。这是一个画家非常重要的感召责任。我认为王福元做到了。

  还有就是他画面中的江南老村落王福元赋予了更多的人间烟火味也就是生活气息,所以在他的江南老村落里不仅有小船之类还经常有一些点点人物。他的江南古村落系列整体的来讲是创造了自己的一套独特的笔墨表现的手法。而且和其它画江南水乡的画家区别很大。他有自己的面貌,这是一个很大的成功。他的成功还在于往往可以采取不同的笔墨,有的是淡漠青烟的表现方法,还有用浇墨的语言表现江南老村落。

  在笔墨语言上,王福元先生他追求这种用笔洒脱,其中也有一部分散笔变出来的,所以为什么会出现孙克先生说他有写散的原因。因为这种散中村,他既想表现一个非常大的山体又想表现像江南山水那样的细腻。比如说锡惠公园的惠山大家可能没去过,但我们去过,那就是一坐土山包,没多高,但是你要表现多少山体,那是很难的。何况他又不能丢弃传统的方法,他要把新传统用笔的方法和笔意墨晕相结合又要追求洒脱的情怀,我觉得是有难度的。但是王福元先生做到了。

  王福元先生是位全面修炼、全面发展的一位画家。从他的人物,花鸟,山水,还有诗词、音乐方面非常有造诣。特别是29岁,1976年《雷震人寰》那幅作品中突显了这些综合修养。尤其有写江南古镇就写得意境非常好。从王福元先生艺术轨迹中可以看出他早年侧重人物创作到后来侧重人物山水的变化。这个变化是从写实到现在写意这种不断成熟发展而来的变化。最重要就是他的作品遗韵见长。无论从人物、山水花鸟画里面都能感到到一种韵律,一种节奏。甚至能感受到江南的那种江南曲,就是江南小调,这是王福元先生作品的一个突出的特点,也是非常可贵的地方。他的作品表达的是逝去的风景。表象上看是轻音乐式的一些作品。实际上它是一个严肃的主题。就是在现代城市化进程中,很多原有的乡情、乡韵、乡亲已经不存在了实际上有一种对伴随现代文明带来的毁坏的一种提问和抗争。

  如果说我们在新金陵画派看到的钱松岩,他们表现的生活是乡村生活如何到工业文明。所以当时画了很多的烟囱并且烟囱上一定要冒烟然后才表明今天社会的变化,才表现今天社会的新的气象。王福元的作品,是恰恰相反,他要表现那种非常淳朴的人与自然的一种关系,甚至于能够追溯到小桥流水人家那样一种恬淡优美的田园生活气息。这样的气息,可能在现实的景观中并不多见。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对生活理想的追求,是对我们这样一个高度无纸化的一种社会中,人与自然重新构建一种关系的再度阐释。所以王福元这种时代性和金陵画派这种时代性及时代精神是不一样的。

  还有不是全景式而是像边角似的风格来表现这种村落。还有借用了一些泼墨泼彩的手法来表现老村落。所以他可以同一题材采用不同的笔墨。所以他的画面感比较丰富,不是单调的。王福元是位重情的艺术家这一点我们从作品中可以看出,所以不同的情感,他用不同的笔墨,来表现不同的情景,这都是非常可取的。

  那么我个人更喜欢他那些不是特别大幅的江南村落画,他画的江南的老村落很精彩。我们历来是主张强化格局,简化形式。喜欢形式单纯的作品,形式笔墨语言都单纯的,色调也特别单纯。所以我希望王福元以后在画类似作品的时候还可以进一步追求笔墨单纯和色彩单纯的统一,表现古村落时强化古字让古意更突出。可以画一点沧桑斑驳的意境,这样更进一步和刘懋善他们这种水乡风景拉开距离凸显个性特色。

  因为这种情节,我觉得王福元有一种人文情怀。特别在今天,这样一种人文情怀,对于很多画家来说有不同的表述。但是我觉得在今天特别有意义。很多艺术家,可能他画得技法越来越好,但是内心很贫乏。

  在他的花鸟画中,我们也看到一缕清新的风、一丝美好的气息,这些都是跟王先生心中的人文情怀,联系在一起的。我觉得今天的美术界有这种亲切感和清新感是少有的,这是我的一点感想!

  从这个层面来看,虽然王福元画的是江南山水,实则所倡导的是一个艺术家的社会责任。就是我们如何来建设我们居住的精神家园。通过欣赏王福元画面中的小桥流水、古镇、池塘及牧归的老农使我们能够思考如何建设今天的生存环境?应该说王福元先生当下创作的江南山水村落画有一定的社会意义。

  :王福元是我认识多年的老朋友,尤其是在新时期以来,江苏美术发展的过程中,王福元可以说是代表着江苏人物画和山水画发展的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在1976年创作的《春雷震人寰》这样的作品,实际上是在70年代末粉碎之后在全省特别出彩的一件作品。

  孙克(中国画学会秘书长、美术评论家):王福元先生的中国画创作很注意元素运用,一般水墨画喜欢更多的墨色来蕴画,但是他把色和墨运用的很巧妙,从他创作系列江南老村落作品中可以看出,他用色大胆、用墨潇洒,用水自如。这些中国画创作元素巧妙运用不仅贴切表达王福元对江南故乡的怀念,更重要的是他用传统的笔墨和现代色…

  我一直觉得,江南人画江南山水在20世纪后半叶以来很难形成一个独有的面目。比如说20世纪80年代90年代以后,中国山水画在题材选择上,主要是向着西北和东北方向发展,那么江南山水画很少能够发出一些新意的。

  在江苏这个画坛上最不能离开的是金陵画派。尤其是王福元长期生活在无锡,无锡的钱松岩是金陵画派的第二号人物,那么王福元在无锡的影响乃至当今他在江苏的影响也是很大的。

  那么对笔意的,墨晕的这种掌握,尤其是他的灵性和别的地方不太一样。我曾经开玩笑说,中央美院研究生的这个笔墨的水平说不定比不上我们江南人的,书画家的水平。因为江南人讲究灵性。这点在王福元的身上也能够体现。但是他另外一个反面的问题,就是过度强调灵性,他的结构性和整体感可能会差一点,所以我非常赞成孙克先生的建议。追求的灵性过多的时候,结构性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